同樣的黑船,為何讓日本飛躍,讓大清沉淪?|文史宴

小說:bet98pt官方網站作者:陵卓純更新時間:2019-08-25字數:61214

同樣的黑船,為何讓日本飛躍,讓大清沉淪?|文史宴


文/cysa12345

一、黑船初來之時驚雷

黑船之于日本,不啻是平地驚雷。佩里將軍帶著美國總統菲爾莫爾要求開國的國書及來自工業社會的禮品饋贈給日本幕府時,幕府只能回贈最常見的農產品大米,掩飾內心的失落與恐慌。

閉關鎖國200年的日本人一下子看到了軍事實力代差,感受到了迫在眼前的戰爭壓力,驚亂成一鍋粥。在艱難平息各種爭論后,幕府與美國簽訂了《神奈川條約》,病體難支的幕府將軍德川家定也強打精神,接見了美方代表哈里斯,算是集舉國之力把此次黑船事件帶來的負面影響暫時掩蓋下去。后來日本人在國內建起了一座佩里公園,為當年粗暴叩開國門的佩里塑像,首相伊藤博文親自題字。

日本記念黑船事件的佩里雕像

黑船從精神上解開了日本的枷鎖,蕞爾小島上的國度開始正視他們與大洋彼岸的實力差距,盡管那片大洋是傳說中阻絕人世的天地盡頭。

其實在德川幕府初期,以支倉常長為代表的日本人曾經跨過這片海域旅歐出使,其時正逢席卷全歐的三十年戰爭,支倉既震驚于航海給世界帶來的巨變,也借此對歐洲社會的各方面都作了一定了解,甚至計劃與西方世界展開國家層面的合作。只是支倉回國后,幕府開始鎖國,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付之東流,日本錯過了第一次開國良機。

那么,幕府為何會下達鎖國令?15-16世紀的日本處于戰國時代,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業社會,直至17世紀初德川家康開幕后才初定版圖,重分疆界。

在這百余年中,日本總人口直線飆升,全國土地卻開發有限,難以滿足需求,一些沿海藩國已開始走重商路線。在與外部世界的交流溝通中,這些藩國接觸到了航海民族的開放式前沿文化,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想法,對國內的幕府政治秩序產成了沖擊。嚴控外藩就成了幕府的目標。

開放和封閉之間,日本選擇了后者,整個社會被封閉了200多年。

日本傳統浮世繪

成也幕府,敗也幕府,幕府在日本是一個能取代皇權的存在,而皇權被儀式化了。幕府可以從儀式中召喚神風拱衛國土,卻不能在現實里打造巨艦對抗強權。

面對危機,人們自然便想到開幕設府究竟有無必要,如果直接請天皇接管,從更高的起點來統整資源,是不是更有效果?

所幸此時的天皇不負眾望,派出使團向歐洲取經,很快確立了求知重教、整軍練兵、爭鋒朝鮮等基本策略,不再以高高在上、萬世一尊的虛空形象示人。日本很快擺脫了關起門來自尊自大的心態,轉為全力挖潛投入全球爭霸。

二、大陸帝國的恒溫層

向東跨過烏拉爾山脈,是一望無際的歐亞大草原,大片大片的廣袤空間向東南延伸,最后在天山、陰山、燕山腳下頓住,山高萬仞,就像城堡一樣阻住草原對東部大陸的侵襲,在山的另一邊,是生長出獨具魅力的華夏文化圈的中國。

傳入日本并經抄繪、上色的《坤輿萬國全圖》

明代來華傳教士利瑪竇所繪

對于生養自己的這片土地,中國人理想地認為它是無窮大的,只有到了天之涯,地之角,才能看到阻隔天地的浩洋大水,他們管這叫“四?!?,按規矩,化外之民在這個國度的邊緣近海而居討生活,諸侯王公居于各自的邦國享有肥美土地,至于被各諸候眾星拱月的則是天子,天子富有四海。

先秦年代,東夷居東海,百越居南海,諸羌居西海,諸胡居北海,這是天地的四極。

后世從印度引進的佛學中說,世界的中央為須彌山,高三十三天,四周苦海環繞,海外各有陸地,東為東勝神洲,南為南瞻部洲,西為西牛賀洲,北為北俱蘆洲,與中國傳統的地理認知基本吻合。

山海經地圖

一統中外,四夷賓服,這是中國歷代的政治理想。秦收隴右,漢定河西,唐出西域,中國很早就進入了大一統時代,也探明了本國疆域的極限,隨之出現的,是基于國內各方實力對比的排名定序,強者為尊,弱者為從。至于外部的力量,既沒興趣,也不在意。

而東亞大陸也縱容著國人的任性,自從炎黃時代開始,廣闊的大陸不斷為國人提供新的戰略縱深,禹開龍門,商伐東夷,楚放荊嶺,秦筑關城、漢征瘼地,華夏的外圍屏障不斷擴大,最后到了陸海邊緣,難以逾越的天塹讓國人產生了錯覺,甚至認為天圓地方不過如此。

早早獲得大片國土對于農耕王朝來說其實不一定是好事,過早的安逸讓他們失去了敏銳和野心,自認天道始終在己,迷信依據本國文化制訂出的實力排名,而對外部文化一無所知。到了1840年,國內仍試圖以顢頇心態解讀外來事物,自然舉國遑遑。

從未看到過如此巨艦的中國,內心的震憾可想而知。本國歷史上造出最大船只寶船的時代距此時已有4個世紀,一方面,花大價錢出洋圈粉早已被視作不務正業,海上的傳說久已淡忘,另一方面,封貢體系主宰著中國對外交往的一切認知,阻擋外來文化對中國的輸入。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外來文化在進入中國前,面臨的也正是這兩種選擇,自打佛教流行以來,每一種文化要進入中國,必須要經歷與中國文化磨合的過程。也就是說,這里存在一個適者生存的法則,悠久雄厚的傳統文化基因牢牢操控著每一個中國人的情緒,決定誰能生存下來,禮樂和刀馬,悲憫和冷漠,宏愿和野心,文明和野蠻,在決出勝負前沒有誰敢托大,只有足夠合適,才能立穩腳跟,受到關注和認同。

從陸路來的伊斯蘭教和海路來的基督教最終都沒有成為主流,自然也沒有人關心粟特的戰馬、波斯的教宗、大食的武器、泰西的戰士。對中原王朝而言,只要能把突厥蒙古的悍馬弓箭壓制在北緯40度以北,就完成了代代相傳的異族封印任務。

如果用現代產業劃分標準來看的話,在長城拉鋸兩千多年的胡漢雙方,同屬古老文明陣營,雖然農牧有別,但屬性不變。兩者對天然資源的依賴度都很高,專注于爭奪現有資源,對于一旁瘋狂生長擁有強大產能的工業文明,沒有及時覺察。

三、中國的黑船時代是“禮崩樂壞”的開始

現今很多書上都會舉馬戛爾尼訪華的例子來說明中國缺乏戰略眼光。確實,在18世紀末,大部分主要資本主義國家都已完成了思想準備和政治變革,王權在新型權力結構下已褪去光環,也失去了自傲的資本。個體的差異開始被充分尊重,階級的差距開始用資本填平,國族的差別開始以外交溝通,意識形態發生了巨變。

那么此時中國的意識形態和戰略國策是什么呢?自漁獵民族滿族入主北京后,崇滿抑漢、獎勵農耕、閉關鎖國、文化禁錮成了中央基本政策,可以看出,入關前深具人主氣象的滿族在國家建設上還沒有完全接觸擁抱外部世界,心目中的盛世景象仍是“建極綏猷”,而漢人肯定不適合再度建極,所以得另起爐灶,制度、人事上的冗余就在所難免了,但至乾隆時代,僅僅靠對傳統政治制度的沿襲轉譯已跟不上外部世界的變化了。

大小金川得勝圖

清?乾隆

這個變化究竟有多大,會使向來令出一極的政治制度承受不住了呢?在中國人的記憶中,天下天子最大,天子署理萬邦靠道德教化,元朝宣政院、明朝鴻臚寺、清朝理藩院,雖距周朝都有千年以上,仍一律依周禮立制,撫平四夷。在他們眼里,夷者掛弓,是一群永不開化的蠻人,文明對野蠻,優勢顯而易見。況且匈奴南歸,突厥內附,直至“天可汗”誕生,都是天朝制度曾經顯現過強大生命力的明證。

對于中國來說,建立道德倫理和掌握其解釋權以建立秩序,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是好事,親親疏疏,秩序井然,這正是歷代皇帝所需要的和追求的,蓄意讓社會內卷化,這樣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挑戰皇權。

同時,內卷化的社會在制度和技術方面都不可能發生質變,此時,工業文明已經跨海而來。傳統經驗很難解釋英夷是什么人?來自何方?他們要什么?以及戰爭為何屢屢失利,固執的經驗蒙蔽了天朝的眼睛,最精明的大臣如林則徐,鄧廷楨,也無法也把控局勢,以至于一再誤判。

馬戛爾尼訪華時,仍按慣例,在皇帝膝下,單膝跪地,(英方堅稱只行了單膝禮,中方堅稱其行了叩頭禮)活像向皇帝獻寶的侏儒。

圖中向乾隆下跪的并非馬戛爾尼

而是隨行的一位少年翻譯

馬戛爾尼單膝下跪的禮儀并不符合天朝陳規,乾隆也并未強求,顯得頗為懷柔,與此對應的是,乾隆對日不落帝國的精心饋贈不屑一顧。

四、同樣的黑船,兩種不同的命運

如果在18世紀末乾隆帝認識到馬戛爾尼使團的份量,會制訂出類似明治維新的大戰略嗎?

答案是無從知曉的,但我們或許可以從歷史中尋找出些許痕跡。15世紀伊斯蘭東擴,16世紀西班牙西渡、葡萄牙東來,17世紀荷蘭侵臺、中俄交手,都多多少少地打破了天朝下不犯上的古老戒條,只是因為帝國內陸過于龐大,周邊的勇于犯厥的蠻人又過多,這些在海上的平波而來“??堋?,總被視為逐利皮毛之徒,較之葉爾羌、準噶爾、廓爾喀、張格爾等等邊境事務相比,只是癬疥之疾。

日本相對就沒有這么幸運,黑船直接駛入江戶灣,舉國震動,上至將軍公卿,下至平民百姓,都切實感受到戰爭的威脅。令幕府擔心的是日本并沒有硬懟入侵的成功經驗,這意味可能今后不能再用以往從中國學來的政治模式,王道秩序已護衛不了此刻的日本。

明治時代的軍人

但不幸又是大幸,日本在無奈中決定開國。

而在遙遠的東北亞山林中成長起來的八旗子弟無法理解來自另一個次元的進攻,他們仍陷于盲目自大的心態中,迷信弓馬才是維持王綱的最高法則,遼東火器盈城的明朝人沒能抵擋住,雅克薩柵欄重重的俄國人也沒能擋住。他們沒法相信外部文明已擁有超越自己這個宗主國實力的現實,哪怕是把殺人利器拆碎成零件送到他們眼前。

1840年前后的國人還無法理解那些游弋外洋的移動堡壘,畢竟數千年來積累的大國優勢心理一朝散盡是很難接受的。朝廷仍致力在國內維護天朝上國的威嚴,無視外國人通過條約,在繁華的國土上圈起一塊塊中國人無法管治的區域,成為天朝上國法外之地的事實。

1853年后的日本人卻靠自己的眼睛看清了,黑洞洞的炮口直指家園,令人毛骨悚然,這不是靠天朝鼎盛時,傳說中或事實中的《嚇蠻書》《祭鱷魚文》甚至桃符門神就能打發的蠻族、妖獸或鬼怪,而是同一星球上的航海民族所創造的無可撼動的奇跡。

由于改土歸流的實行,邦國內化成了民族,天朝對多民族的治理,作了很多努力,其統治力強盛時,尚有余力去羈縻四夷,其統治力衰敗,四夷立刻就向中原王朝發起挑戰。

鴉片戰爭數十年后的時間里,拜上帝會、捻軍、回變此起彼伏,給清帝國帶來了沉重打擊,天朝不得不開始嘗試對武器,軍隊,做一點點枝枝節節的改革。

之后的時間快如飛梭。

1871年,日本發布廢刀令,正式舍棄舊武士集團,依靠新軍徹底完成明治維新,1872年,日本設置海軍省,舉國建設近代海軍,1874年,日本侵臺。

幾乎同時,清廷延宕一年的海防大討論終于結束,清國決定海防塞防并舉,雖不廢塞防,但更則重海防,清廷計劃建立三支水師,以北洋為首,再以一化三。

13年后,北洋水師建成。

北洋水師官兵合影

五、 黑船一來,海怪叢生,無復太平

表面上看,天朝開始購、仿、研多種途徑嘗試西洋新器。19世紀70年代末,朝廷終于購進“定遠”“鎮遠”兩大鐵甲艦,以日本為假想敵,此時中國之海,唐宋千帆泛海的天朝氣象早已不復存在,而蒸氣輪機的黑煙卻冉冉而起。

開平的煤、天津的炮彈、德國的鋼鐵、英國的教官,數以百萬計的銀錢堆砌起遠東第一艦隊。黃海一戰,中國慘敗,威海一戰,中國再敗。這一次中國自以為泰西的器械之利已經盡得,可以再現天朝國威,而至一敗涂地,亦不明問題是到底在哪里。

甲午戰爭時日本浮世繪

師夷長技以制夷,這是近代中國開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所持觀點,被后世奉為圭臬。

其實這句話沒有解決問題,這句話本身就有問題。

問題就在于“華”與“夷”。

夷夏之辨是幾千年來天朝體制所形成的獨特產物,《春秋》中說“內諸夏而外夷狄”,帶著眼光看西來技術,又怎能學精學純?

黑船如山,一前一后地光臨過中日兩國。日本不愿永久承擔為傲慢自大支付的學費,認為黑船可以被解構和超越,無非就是拼裝組構一塊塊木板、一顆顆螺絲、一支支連珠槍、一門門滑膛炮,還有重塑國家理念和國民精神。從此日本逐漸走上軍國主義道路,幻想“脫亞入歐”,為他國帶去“黑船時代”。

大清仍舊堅持長久以來的天下宗主觀點,只是開始明白自己永遠也不可能登上漂在外洋的山峰進行封禪,至于對出入于每一個口岸的洋人,私下則仍以蠻夷待之,并自認已達到看山不是山的哲學高度。只是后來,各地多了很多水怪的傳說,每個水怪都潛于水下,重大如山,那本應是產生尼斯湖怪那樣的大航海民族才有的傳說。

歡迎關注文史宴

專業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專業

熟悉歷史陌生化,陌生歷史普及化

當前文章:http://www.hfcxdn.com/33498/80936.html

發布時間:2019-08-25 04:09:12

奧門巴黎人手機版 葡京真人游戲平臺app下載 永利娛場城手機彩票怎么提現 申慱app 優樂購官方網站 老虎機網站平臺網址 黃金城官方網站 騰龍娛樂緬甸 太陽成集團抖音吳先生 大家玩彩票都輸了多少錢

ag平臺客戶端下載 | 永利貴賓會下載 | 澳門永利平臺注冊送34 | 澳門籌碼怎么換回錢 | 新永利彩票網站大全 | 永利皇宮平臺官網 | 澳門樂虎國際 | 多盈娛樂平臺下載安裝 | salon365手機版 | 亞洲城游戲中心 | 澳門金沙娛樂官網2055

編輯:辛帝辛

我要說兩句: (0人參與)

發布
捕鱼达人之深海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