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愛情?還是要革命?|單讀

小說:亞洲城ca88手機版入口作者:安石海安更新時間:2019-09-20字數:95818

劉皓恍然的點了點頭,劉皓之所以不開啟四階基因鎖都能將自身的力量掌握得無限接近入微完全就是因為身為武者的原因,武者對自身力量的控制了解可是最為看重的。

ag免費域名

一旁的道云上人看到自己解說無用,搖了搖頭說道:“如今的這些后生,實在是好勇斗狠!”便飛到了二人中間想要強行的將二人分開。


窒息的感覺襲向眾人,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再穩定,而是輕微地晃動起來。原本全力以赴的攻擊頓時在這不穩定的浮動中有些走形,然后才與魔魂大白鯊本體的旋轉碰撞在一起。

這個人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極為強悍的波動,一看就是一名天將級別的強者。

要愛情?還是要革命?|單讀


要愛情?還是要革命?隨著德國戲劇《夜半鼓聲》的落幕,這個二選一的難題擺在了觀眾面前?!兑拱牍穆暋肥堑聡鴦∽骷也既R希特早期的代表作,經青年導演克里斯托弗?盧平重新演繹,將一百年前對愛情和革命的討論進一步升級。

為了了解這部經典戲劇的臺前幕后,單讀編輯部潛入了排演現場,拍攝了參演這場戲劇的工作人員,并采訪了導演盧平。

我想在這個舞臺上表現出兩個世界

單讀:在這部劇中,前三幕的舞臺布景和 1922 年首演的布景非常相似,為什么會想這樣布置?

盧平:事實上這兩個布景并不是完全一樣的布景,里面藏了不少小小的改動。我們的舞臺設計師本來可以直接根據首演的圖片重建布景,但他沒有這樣做。他在一個非常小的舞臺上重建了那個布景,然后拍下了照片,把它們印刷到在實際演出時會用到的比例,再把這些道具擺到舞臺上。所以你現在看到的其實不是最原始的樣子,而是我們處理原始舞臺的方式,這也是我們對這出戲所做的事情。我們很認真地沿襲了過去的舞臺設計,沿襲了它的歷史風格,但我們同時也做了改動。

當我們在德國慕尼黑室內劇場演出,那是 100 年前布萊希特首演的劇場,我們的演員在同樣的舞臺上演著一部同樣的劇,就像 100 年前的演員做的那樣。當你觀看這部劇時,你會發現這個劇的第一幕是非常完整的。在那一幕里,我們的演員戴著耳機,耳機里放著的是首演的錄音,他們聽著錄音的臺詞,唇形同步地念出那些臺詞,他們的聲音聽起來僵硬,毫無感情。但在第二幕,這樣的表演不復存在,語言變得自由,不再是專屬于個人的東西。爾后,這部劇變得越來越分裂,甚至在最后一幕,舞臺上所有的裝置都消失了,一個新的世界誕生了。

這是一出有關兩個世界的表演。一個世界發生在客廳,它和家庭有關,演員僅僅是在講述角色定義的語言,另一個世界則發生在街頭,它和集體有關,演員闡述的是一種自由的語言。在這部劇中,我用仿古的舞臺設計,建立起人們和 20 世紀的聯系。但是隨著劇情的變化,劇本里的角色也會相應改變,當他走向世界的另外一個方向,他就需要不同的舞臺設置。比如霓虹燈的使用,對我來說就是和另一個世界的聯系。我也想在這個舞臺上表現出兩個世界。

單讀:除了舞臺設計上的創新,您還做了什么改動?

盧平:在這部戲中,我用了三種不同類型的音樂。第一部分,我們用的是古典樂,這和 1922 年演出時的音樂非常相似,提醒著大家“現在是聽這個音樂的時候了!”,是一個非常有歷史感的氣氛。在第二部分,在那個酒吧里,我們走近了現代,在一種卡拉 OK 的表達風格下,我們運用了自 60 年代興起的當代音樂,拉近和我們當代生活的距離。在往后的部分,則是完全不一樣的音樂,這是我們作曲家原創的音樂,它非常浪漫,代表著未來的原聲。就像這部劇的舞臺設計、表演風格,所有故事都是從過去開始的,我們首先倒退到 1922 年,緩慢地進入到現在的時空,再到未來去。從第四幕開始就是關于未來的故事,你可以看見演員們穿著塑料質地的服裝,他們穿著塑料的衣服,塑料的鞋子,我們在舞臺上配上霓虹燈、迷霧,這些都是我對未來世界的塑造。

在這部戲里,演員永遠沒有成為一個角色

單讀:很多人知道布萊希特是因為他的“間離效果”,您怎么理解它?

盧平:“間離效果”是他很重要的一個理論。在這個理論下,演員只是演員,是角色的畫像,但不是角色本身。事實上在這部戲里,演員永遠沒有成為一個角色,這和我們平??吹降谋硌萦泻艽蟮牟顒e。比如,當你在看好萊塢電影時,如果這個演員被賦予了某種角色,他就會是某種角色。如果這個角色是強壯的,他就是強壯的;如果這個角色是肥胖的,他就是肥胖的。但是布萊希特厭惡這種表達,他試圖告訴觀眾,你只是在觀看一個戲劇,舞臺上的角色都不是真的,他們只是演員。

就像在 1922 年慕尼黑室內劇場,布萊希特在觀眾席中擺放著“可別太動情了”的貼紙,今天我們也在劇場里貼了三種語言形式的“可別太動情了”的貼紙,這也是“間離效果”的一個體現。這不是這部劇想要你做的事情,你不應該僅僅把它當作一個愛情故事,它是有一定公共性價值的。為什么說它是有“間離效果”的呢?因為這不是能讓你坐在電視機前放松的戲劇,你的頭腦需要一直保持“在線”?!伴g離”的理念對我而言也很重要,我也認為演員只是負責表演角色,他們并不是角色本身,他們仍然是他們自己。當我不在排演布萊希特的戲劇時,我仍然也會有意識地去做這件事情。在這部劇中,布萊特運用了他的技巧,我運用了我的技巧,我相信演員們也運用了他們的技巧去完成這個表演。

單讀:作為一名專業的劇作家,布萊希特有著非常豐富的個人經歷,他參加過很多場政治運動,甚至流亡各國。您認為這些經歷對他的創作有什么影響?

盧平:在他二十歲出頭寫的劇本中,像《巴力》(Baal)、《夜半鼓聲》(Drums In the Night)、《在城市叢林》(In the Jungle of Cities)這類的早期劇作中,他所表達的主旨不是政治,而是人民。后來他被迫流亡到各個國家,伴隨著流亡的經歷,在創作上他表現出更多的政治色彩,并試圖指向特定的一種政治理念。

但在他早期的劇作中,他以一種懷疑的態度看待人們對于政治理念的選擇。尤其是《夜半鼓聲》,這部劇的原名是《斯巴達克斯》(Spartakus),以 1919 年在德國發生的的左翼運動“斯巴達克斯起義”為背景。在這部劇中,主人公克拉格勒從戰爭前線回到故土,他參加過革命,是當時一個代表性人物,當他的妻子表示愿意回到他的身邊,想重新和他在一起時,他選擇留在她的身邊,徹底地放棄革命,回歸家庭。雖然這部劇令布萊希特獲了獎,但在往后的創作里,他都表現出對這部劇本的不滿意,因為主人公在最后放棄了革命,回到了“床”(最終幕主題名)上。

要愛情?還是要革命?

單讀:很多人認為這部劇的主題是“要愛情,還是要革命”,您同意嗎?

盧平:我同意,但它不僅僅圍繞著愛情或革命。一方面,它無疑是一個和愛相關的故事,它談論愛、家庭、父親、母親、女兒、丈夫,和人們日常生活相關的人,它的故事也總發生在一個封閉的場所,比如客廳、酒吧。另一方面,這部劇從第一幕起就涉及到革命的話題,這不是一個圍繞家庭的設定,而是在形成一種關于集體的認知。在這個認知體系下,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你不再只是一個社會角色。所以我認為這部劇不僅是在探討愛或革命,而是意在描寫兩個不同的世界。

單讀:這聽起來像是人們對于不同世界的選擇。如果您是劇中的人物,您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盧平:我不知道要如何選擇。我給這部劇設定了兩個結局,究其原因就是我無法做出選擇。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會去做重要的決定,而且是每天都要去做重要的決定。比如在今天,作為一個德國導演,我來北京演出,這對于我來說就是一個公共性的選擇,因為這是我的工作。但與此同時,這是我僅有的暑假,我可以選擇和我的女朋友、我的狗、我的家人呆在家里。這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個你選擇愛還是革命的時機,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你選擇私人的時間,還是公眾的時間;是追求自我的幸福,還是追求一種讓更多的人都快樂的價值觀。

就像在“周五護未來” (FridaysForFuture)的行動上,人們上街聲訴要注意氣候、生態環境的變化,希望我們不要在下一代面前毀掉這個世界。我們總有一天會老,但是我們的小孩會長大,他們仍然很年輕,不會想要一個被毀掉的世界。我的很多朋友都有小孩,在那一天,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小孩去抗議,有時候我也會跟他們一起。所以我認為其實我們有很多理由可以走上街頭。尤其是在德國,在歐洲,人們經常會在二者之間做選擇,離開客廳,用游行的方式去大聲表達他們的需求,去表達對現狀的不滿。當我們真的在思考未來的時候,我們不妨想想 100 年后我們希望世界會變成什么樣,也許這樣想我們就會真的去做一些改變。

單讀:您認為 100 年后世界會怎么樣?

盧平:我認為世界會破裂。尤其是當涉及到氣候、環境、自然的問題時,我們會注意到現在再考慮這些問題都太晚了。雖然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如果科學家都說我們應該去做出一些改變了,如果他們是對的,那我覺得我們的確應該去做些事情了,現在改變的路徑非常緩慢。我感覺 100 年后人們不會再團結起來,而是變得更加分裂。這也會讓我思考是什么團結起人們,又是什么分裂了他們。我想如果全世界的人們都去思考 100 年后的世界應該是什么樣,我們將會變得團結。但事實上在這個世界上的其他國家的很多人,他們首先考慮的是如何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無法去思考明天的事情,他們必須想辦法過好今天的生活,他們有自己的困境。所以我知道讓人們依靠同一個信念團結起來的想法是不現實的,但我認為這仍然是值得去嘗試的事情。

單讀:在一次訪談中,您提到選擇布萊希特的這部劇是想探討“我們愿意犧牲多少人的幸福,去換取改變世界的可能”,對此您有答案了嗎?

盧平:沒有,我仍然在探索中。事實上,這個探索的過程也令每一次的演出變得有趣。因為這部劇有兩個結局,一個結局是克拉格勒仍然在革命中,一個結局是克拉格勒離開了革命。當我們在德國演出的時候,觀眾總是選擇讓克拉格勒回歸家庭,他們說“不,回去和你的妻子一起!”,他們不想讓他繼續在戰爭里。但當我們去其他地方演出,我們又會看到人們對結局不同的偏好。比如今年年初我們在臺北演出,人們反而都想要那個革命的結局,他們說“這個人應該繼續戰斗,而不是和他的女孩在一起!”。所以對于這個結局,不同國家的人們會有不一樣的聲音,這也是為什么我會出現在這里,我仍然在尋找這個答案,也非常好奇這里的觀眾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捕鱼达人之深海狩猎

當前文章:http://www.hfcxdn.com/ask/question_64982.html

發布時間:2019-09-20 11:25:11

明升現金直營網入口 能贏現金的棋牌游戲 網賭有沒有追殺系統 2000元去澳門怎么贏錢 mg體育 y體育 ag手機版 賭博送體驗金2000網站 博彩后臺 ca88.com下載客戶端

新加坡金沙官網 | 申搏360網址 | 棋牌游戲05520永利 | ag8.亞游官網 | g22 恒峰娛樂下載旗艦版 | 七樂國際app | 注冊送99元現金可提現 | 樂淘棋牌客戶端 | 搖錢樹捕魚游戲平臺

編輯:丁龍

我要說兩句: (0人參與)

發布